赫山后稍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中国教室里的科技变革,政府与企业的“恋爱长跑”

中国教室里的科技变革,政府与企业的“恋爱长跑”

时间:2019-10-31 13:26:26

去年,《中国青年报》上一篇关于“这一幕可能改变命运”的专题文章席卷了朋友圈,将长期积累的教育和技术力量浮出水面。今年秋天,当“中国课堂中的黑色技术”这个术语开始上升到热门名单的首位时,网民们感叹道,“我以为科幻电影中的一些黑板实际上出现在了教室里,我想看完之后去上学。”"这是事实,是通过科学和教育振兴国家吗?"...外国朋友也多次称赞“中国的教育非常好!”

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教育信息化建设和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全民扫盲一样深入和蓬勃。中国教育信息化快速发展的十年也是中国教育科技企业兴衰的十年。

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首次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提出“大力提高教育技术现代化水平和教育信息化程度”,并首次出现“教育信息化”一词。从那以后,在过去的十年里,一场巨大的教学展示革命已经在中国的课堂上展开。孤独了近300年的黑板被添加了一个新的伙伴,投影幕。

然后,随着互联网革命的推进,教育信息化被推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2011年,教育部发布了《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提出信息技术对教育发展具有革命性的影响,必须给予高度重视。到2020年,教育管理信息化水平将显著提高,信息技术与教育的融合与发展水平将显著提高,信息技术与教育的融合与发展水平将显著提高。

同时,教育部提出各级政府教育信息化经费的比例不应低于8%。根据近几年的数据,中国每年的教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因此2020年全球教育信息化投资预计将达到3800亿元。在规划和金融的支持下,教育信息化产业一夜之间成为红海,一场轰轰烈烈的教育信息化改革在中国迅速展开。

与1999-2010年相比,2011-2020年教育信息化的目标显然更加明确:不仅信息化教学设备必须覆盖全国,而且教师、学生和学校管理者必须利用信息化真正将信息技术转化为教育的驱动力。回顾过去十年,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也有一个明确的阶段:

2010-2011年:从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的探索,主要探索目标是教学显示硬件;

2012-2013年:从头开始。基本设备得到全面覆盖,正在努力建设教育信息化的基石。

2013-2014年:从可用性到实用性,从单一产品到解决方案;

2014-2017年:从有用到有用。信息技术的应用与教与学的深度融合;

2017年至今:精细化、可视化、数字化和事物组合。

教育信息化改革的第一个“变化”是什么?它必须是连接教师、教学内容和学生的“黑板”。如前所述,在1999年至2009年教育信息化的初始发展阶段,教室增加了投影幕,以协助教学内容的呈现。然而,投影屏和黑板带来的课堂是单向的信息传递模式,不能满足交互式的现代教学模式。

此时,广东省中山市博爱学校(Pok Oi School)刚刚拆除了一批新安装的投影屏幕,用能够触摸、书写和播放音视频的夏沃互动智能平板电脑取代了所有教室。这一新范畴将很快成为教育信息产业的热门话题,并将成为未来十年中国教育信息化建设的入口和枢纽。与此同时,国内互动智能平板电脑类的创始人夏沃(Schiavo)也进入了中国教育信息化行业的史册。

嗅觉灵敏的企业主肯定不会错过这个价值一千亿美元的红海市场。从2010年到2013年,交互式智能平板电脑已经成为主要硬件制造商的必备产品。长虹、创维、tcl等老牌屏幕显示公司纷纷进入。

然而,应用于教育行业的交互式智能平板比家用显示产品有更高的技术门槛:它集成了电视、电脑、投影仪、触摸屏和电白等多种产品功能,设计了人机交互、液晶显示、多媒体信息处理和网络传输等技术。在推出交互式智能平板电脑类别后,夏沃并没有带来“一劳永逸”的成果。当新品上市时,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技术问题。在交互式智能平板电脑行业,没有可借鉴的前辈或经验,每一场战斗都必须用真正的武器进行:

一、产品级别:

2011年,开发了模块化pc模板,以降低产品维护成本。

2013年,为提高产品稳定性,引入了windows/andriod双系统。

2014年,ag防眩光钢化玻璃制备技术;

防雾化、防冲击、持续优化的写作、互动体验等...

除了主动创新之外,用户还不断向相反的方向提出需求,以促进产品的迭代创新。然而,每一项技术突破和创新都需要大量的研发成本。

以防眩光技术为例。当时,该行业几乎所有的液晶面板都难以避免眩光,也没有成型技术。高级工程师夏沃回忆了这一过程,并说:“如果我们找不到,我们将自己动手。2013年,我们去了当时业界生产防眩光玻璃的工厂。里面烟雾弥漫,两分钟后我们感到呼吸困难,皮肤发痒。结果氢氟酸被用作生产原料。生产原料排放后,大片地区将被污染,几十年内什么也不会生长。当时,我们认为这种高污染的旧技术必须被淘汰。为此,夏沃的研发团队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研究显示屏的表面处理过程。结合材料制造商,喷涂工艺最终被用于消除高度污染的氢氟酸蚀刻工艺。”夏沃防眩钢化玻璃技术的使用震动了当时的整个行业。它不仅为学生的视力增加了一道坚固的防护墙,还提高了环保效益,大大惠及了行业的上下游。

技术突破使教室拥有稳定、流畅和高质量的教学设备。这也使夏沃从国内交互式智能平板电脑的发起者成为标准制定者和技术领导者,进一步稳定了夏沃交互式智能平板电脑在教育信息产业中的领先地位。

二.服务级别:

2012年,刘延东在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视频会议上提出“三环两平台”教育信息化建设要点,进一步加快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在全国的普及和覆盖。与此同时,对交互式智能平板电脑的市场需求也在上升。从2012年到2013年,夏沃互动智能平板电脑的出货量飙升。

为了进入中国所有的学校和教室,为“百年大计”服务的教育信息设备必须具有优良的质量和优良的服务。当时,大部分it品牌都是自建的服务网络。然而,教育行业的服务不同于家具和电器。一旦教室里的设备发生故障,必须尽快处理,否则会妨碍教学进度。自建网络的覆盖面和响应速度被置于教育行业,难以满足用户的需求。2013年,夏沃通过“服务外包+数据跟踪”的方式重组了适合教育行业的服务网络。该服务网络覆盖全国30多个大大小小的城市,服务分发给各区县,基本上使用户能够在需要时尽快回家。售后服务模式的创新进一步增强了用户对夏沃品牌的信任价值。根据Ovien 2012-2018年数据报告,夏沃已经连续7年成为交互式智能平板电脑行业的市场领导者。

基础硬件的普及期为教育信息设备企业提供了良好的成长土壤。企业自身的技术和服务创新也在推动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发展。然而,由于教育领域的技术和服务壁垒极高,研发人才和资金有限,早期进入的企业正在经历一轮又一轮的重组。退潮时,很清楚谁在裸泳。现在拿出当时的教育信息设备品牌名单,十年后仍然屈指可数。

从2013年到2015年,互联网移动的浪潮变得具有威胁性。许多教育企业把目光投向了网上课外辅导、职业教育等领域。vipkid、腾讯教室、ape银行等移动互联网教育产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课外活动很活跃,但是学校的教室里似乎没有动静?事实并非如此。教育部和教育科技企业家已经对学校信息化建设的下一步有了明确的想法。在“使用它”的革命中,夏沃总结了十年来教育信息化的八个字,即“工具是实用的,教师可以使用它们”。

首先,提供实用且易于使用的应用工具;

第二,作为教学的桥梁,教师的信息教学质量必须提高。

一、对教师有用的应用工具

重返2013年第64届中国教育装备展,现场打包了移动教学软件、白板备课软件等应用:教师在白板备课软件上备课,通过手持设备的交互式智能平板的移动操作,教师能够摆脱平台的束缚,接近学生,与学生在课堂上互动。许多企业推出了“智能教育解决方案”,这不同于前两年的“有无阶段”。这时,以问题为导向的“用尽计划”已经成为一种热潮。

夏沃产品经理小果回忆了这一过渡时期,并表示:“2013年,当我们访问用户时,我们发现许多教师使用交互式智能平板电脑作为传递知识的单向显示器。工具更新了,但教室仍然是传统的填鸭式,没有变化。一些老师甚至用一块布盖住它,然后把机器放在那里。有了先进的设备,老师就没用了,这让我们很难过。硬件有所提高,但整个行业没有工具给教师相应的新的教学思维。这就像一部没有安装任何软件的智能手机,所以它和砖块手机没什么不同。如果我们希望教师在教学中运用互动和双向的新思维,那么我们应该为教师提供相应的工具。”

这时,一款专门致力于教学的“PPT”出现在中国,即夏沃白板(Schiavo白板),这是中国课堂上的黑色科技软件,在开学季节受到网民们的热烈讨论。技术正在推动传统的“填鸭式”课程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第二,让教师学会使用

新技术,如果教师不能使用它们而被搁置一边进行装饰,将使人们无法谈论教育信息化。基于此,一方面,教育部先后出台了《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教师教育振兴规划》等文件,将“提高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培养与教育现代化相适应的教师素质”的重要任务提上日程。另一方面,教育科技企业也在实践:教师的培训和学习平台一定不缺——企业绝不能在销售产品后离开。

面对教师信息化教学质量的提高,教育科技企业应该如何应对?

夏沃教育学院的胡·于婷说:“如果你像昨天那样教育今天的孩子,你将掠夺他们的明天。”事实上,教师是教育信息化进程中的关键力量,所以我们为教师搭建了一些平台来帮助他们成长。例如,线上蜂巢学院(Hive College)、线下教育先锋莎伦、蜂巢杏坛计划(Hive邢坦Plan)、线下研究班和特殊训练营研习班可以帮助教师成长。教师在这里长大后,他们就像信息化的种子,回到学校和地区去影响和推动更多的教师参与到这一探索和实践中来。"

2016年,夏沃推出了一个致力于提高教师应用教育信息化能力的平台——夏沃学院50多岁的青山老师是夏沃学院的第一批用户。在了解夏沃学院后,他每天的任务是在论坛上打拳、阅读课程、回答问题和解决疑问。一年之内,他从信息技术“小白”走向了全国教育信息化教学竞赛的舞台。用青山老师的话来说,“我在论坛上如饥似渴地学习,我进步很快,孩子们越来越喜欢我的教室。我参加了全国“一个老师,一个优秀班,一节课,一个著名老师”的评选,并获得了部级奖,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截至2019年上半年,超过200万名教师在夏沃学院学习教育信息化技能。

黄计燕是浙江省宁波市智慧教育培训指导员小组的组长。在宁波教育厅和夏沃的支持下,他于2017年开设了“黄计燕智慧教学大师工作室”。目前,他著名的教师工作室已经培养了26名教师,其中6名已经成长为省级信息化教学专家,他们经常被邀请到邻近学校为智慧教学培训讲师,从而影响更多的教师加入教育信息化的行列。这种面向教师信息化教学素养的教师研讨班正在全国蓬勃发展。

与高端电子技术产品不同,教育技术产品通常是低端或低端的。买方和用户之间的差距带来了直接产品用户的应用能力和能力问题。因此,在“利用信息技术”的革命阶段,教育科技企业不能再仅仅专注于研发。他们必须着眼于科技教育的本质,关注人,关注用户的价值实现。

使用基础教育信息设备,只能解决教育的形态问题,从而提高知识转移的效率。“育人”的核心问题——如何因材施教,个性化教学,释放每个个体教学的价值?游戏将如何被打破?

2016年,人工智能的热潮开始兴起。2018年,教育部结合国家“互联网附加”、大数据、新一代人工智能等重大战略任务,发布了《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教育信息化已经进入智能化阶段。科学技术对教育的变革已经转向深水领域:科学技术已经开始渗透到备课、课堂互动、学习情境检测、课后评估、数据跟踪和学习结果反馈等细致的教学过程中。

教育科技企业纷纷推出人工智能教育产品,数据成为解决个性化教学的关键因素。

2017年至2019年,夏沃率先提出并不断挖掘“教学小数据”,推出数据管理平台——夏沃鸽(Schiavo Bige),收集并呈现教学过程中师生的个人数据。Hivayi基于个性化教学的课堂计划介绍:上课前,学生进行课前测试,教师根据数据备课。在课堂上,老师通过在学生的平板电脑上发送课堂测试,根据即时反馈数据调整教学节奏。课后,根据课堂上学生的数据,分别推动和复习练习。在数据连接下,一个完整的个性化教学模式迫在眉睫。

教师根据学生的学习过程数据进行个性化教学;根据教师的教学过程数据,学校管理者对教师进行客观的评价和有针对性的成长帮助。通过这些数据,实现了从教师到学生再到学校管理者的信息教学的完整闭环,有助于建立应用和管理的良性循环,促进学校教育信息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当科学技术像空气一样融入教育过程时,“乔布斯问题”将会有所好转。

科技工具为教师和学生服务。数据将人与人、人与工具、工具与工具联系在一起。教育信息化将从“科学技术+教育”的物理并列走向“科学技术x教育”的化学反应。在相互关联的教育世界中产生的力量和挑战也将受到欢迎。

科学技术发展迅速,但教育是一个缓慢的行业。当快与慢聚集在一起时,是第一个等待还是第二个向前推进?当教育部门和教育科技企业同时了解教育和技术时,就会有一个最终的结论。教育信息化在未来十年将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